歡迎來到中國機電網    [ 請登錄 ]  [ 會員注冊 ]

返回首頁|English|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500w即时比分 - 技術資料
上海汽輪機廠燃機車間燃機總裝組組長原金疆以“絕活” 樹立燃機加工裝配國產化道路上的里程碑
作者: 佚名 時間:2019-12-30文章來源:上海市人民政府訪問量:840

上周六,上海制造的首臺h級重型燃機電站在閔行電廠開工建設。這一全球領先高級別燃氣輪機機組的安裝工程,接下來就將由上海汽輪機廠燃機車間燃機總裝組組長原金疆領銜完成。

在上海汽輪機廠燃機總裝車間,原金疆被譽為“青年李斌”。曾獲得“上海市五四青年獎章”“上海市杰出青年崗位能手”“全國中華總工會技能大賽優秀選手”“上海市奧林匹克技能大賽鉗工第一名”“上海電氣首席技師”等多項榮譽。

成長為車間里的技術尖兵

原金疆童年時光最初在哈爾濱度過,他的父母均是支援邊疆的知青,“金疆”這個名字寓意“金色的邊疆”,代表著一家人對那方沃土的感情。那時,由于父親是修理東方紅拖拉機的一把好手,不知不覺中,年幼的原金疆對成為一名技術工人產生了向往。

1987年,原金疆隨父母回滬。7年后,他如愿考入汽輪機廠技校,3年后畢業便進入汽輪機車間做了一名裝配鉗工。那時,能在這家萬人工廠工作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從小就喜歡技術的原金疆也在這里找到了自己的天地。

“平時話不多,但勤奮好學,肯吃苦。”在同事的印象里,原金疆有一股埋頭做事的韌勁。而這股韌勁也伴隨他從最開始的遞扳手、擰螺絲,成長為車間里的技術尖兵。2000年,原金疆參加了“上海奧林匹克鉗工技能大賽”,幾千個鉗工中,原金疆得了第一名。

榮譽過后,原金疆回到車間,還是埋頭擰螺絲、打磨配件。裝配中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環節,都不馬虎。他的徒弟沈一眾說,就是一個墊片沒放正,師傅也會把螺絲松開,放正后重新擰回去。他就是這樣的人,什么都要做到最好,做到極致,“哪怕是做簡單的事,哪怕是重復做,也要做到最好。”

回顧剛入行的那段時間,原金疆最想感謝的是師父殷衛人:“他對我要求很嚴格,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手藝都傳給了我,正是因為有這個基礎,后面才能有更高的追求。”

每天12小時“魔鬼訓練”

燃氣輪機是當今世界技術含量最高、能量轉換效率最高的電力設備,是一個國家的基礎工業水平和綜合實力的體現,被譽為“先進裝備制造業皇冠上的明珠”。2005年,上汽廠選派4名工人遠赴德國西門子專門學習燃機裝配技術,不到30歲的原金疆是其中最年輕的一個。

“出去學技術,首先心理壓力就非常大,因為廠里要為我們每人付的學費,折合到每天就要6000歐元。整整兩個月啊,這么多學費我們這輩子的工資都不夠付,說什么也得把東西學到手。”原金疆回憶那段海外經歷時滿是感慨。

學習過程中,外方企業只允許中國工人站在黃線外面看,不能碰設備,還有人在旁邊監督。為了與現場指導的西門子專家順暢溝通,他自學了英語。

西門子的裝配工人是三班倒,為了不空手而歸,原金疆和同事們每天12小時拼命學,偶爾趁著休息時間能湊近設備看幾眼、記點筆記,更是分秒必爭。他挖掘一切能利用的資源,如饑似渴地學習著。

回國以后,原金疆和燃機裝配組的所有成員經過3個多月的努力,終于按時完成了上海電氣第一臺27萬千瓦f級燃氣輪機的裝配。親手完成的這臺重達300噸的f級燃氣輪機,是對那段異國他鄉的魔鬼式訓練最好的回報。

經過刻苦鉆研和加班加點的實踐,他自行設計的“傳動軸和搖臂裝配定位裝置”在實踐中做到一次定位、一次加工,原本需要兩周完成的工作,現在只要三天就完成了。

精心雕琢,誤差不超兩三絲

燃氣輪機是個龐然大物,但燃機制造工藝對加工精度有著近乎苛刻的要求,其零件允許的誤差往往需要控制在1絲以內,這相當于一根頭發絲的七分之一。

見到原金疆時,他總是一身白色工作服。他告訴記者,裝配車間內對衛生的要求十分高,所有的衣服都不允許有紐扣,只有尼龍搭扣。因為燃氣輪機的葉片表面都是雪白的陶瓷,紐扣等硬物一旦刮蹭到,或是有東西掉進正在裝配中的燃氣輪機,就一定要想方設法把它取出來,有時甚至不得不將裝配近半的燃氣輪機拆掉。

“有異物掉進去,這對我們來說是重大錯誤。”原金疆向記者解釋,因此工作服是連體衣,從頭到腳沒有紐扣;進入裝配車間,也要事先清除身上的灰塵;工作服上的口袋,不是為了方便放個人物品,而是讓工人在工作時一旦發現有頭發等臟物,取出來放在口袋里帶出去。

原金疆的一項“絕活”就是手工磨削f級重型燃機透平標記動葉。對不少人來說,要手工磨削精度要求如此之高的燃機葉片簡直是不可思議。在上汽廠燃機制造中,第一個保質保量完成這項工作的就是原金疆。“剛開始,看著碩大的燃機葉片放在面前,我遲遲不敢動手。”原金疆告訴記者,一片葉片就是七八十萬元的造價,而且外層的陶瓷碰上銼刀,稍稍用力過猛,就會出現崩裂。

怎么辦?原金疆決定,先“模擬”再實戰。他找來替代品,用普通銼刀銼、用油石銼,一樣樣工具試過來,最后選擇了金剛石銼刀。第一次削磨用了整整兩個星期。成功之后,通過不斷地摸索、改進和總結,他獨創了一種又快又好的葉片削磨方法。

原金疆以身作則,也通過精益求精的高要求帶動了一支隊伍。“在燃機裝配中,我們的要求是一次就把活兒做好。原因很簡單,如果返工的話,不僅費時而且費料。燃氣輪機的零件太昂貴,費不起。”徒弟姚愛忻說,最佩服師父的絕活兒,七八十斤重的陶瓷棒他一次就能對準,誤差不超過兩三絲,也就是0.02至0.03毫米,簡直是藝術。

直至現在,所有裝配鉗工提到透平動葉葉頂磨削,都會向原金疆豎起大拇指。原金疆的這一“絕活”樹立了燃機加工裝配國產化道路上的一個里程碑,確保了燃機精裝的質量。

資訊關鍵詞】:    【打印】【關閉】【返回頂部

熱點資訊
  • 一周
  • 一月
  • 一年

資訊投稿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571-28331524

版權所有:中國機電網|中國機電傳媒研究中心

地址:杭州濱江區偉業路1號高新軟件園9號樓5樓 500w即时比分

聯系電話:0571-87774297 傳真:0571-28290892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杭州濱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ganrao}